70年了,老照片上的战友们还好吗

来源:苏州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8-11 12:00:58

   左图:封光近照。记者吴涛摄

   封光手中的这张合影,一排右一是他自己。 受访者供图

  本报记者 吴涛

  这是一张泛黄的老照片,照片上是几十名解放军官兵的合影。照片顶端的文字显示,照片拍摄于1950年5月,照片的珍藏者叫封光,今年93岁。这张合影一直被封光带在身边。无论是在战火纷飞的朝鲜战场,还是在和平年代的工作岗位。

  1950年拍摄的集体照

  留住战友容貌

  记者采访封光时,他静静地坐在茶几前,一道阳光从窗口洒在茶几上那张已经泛黄的老照片上。 70年了,我特别想念我的战友们。战友们,你们现在在哪儿?过得还好吗? 老人用颤巍巍的双手捧起这张合影,合影中是几十名身着解放军50式军服的年轻人,照片上英姿勃发的年轻人与泛黄的老照片有些时空冲突。

  封光告诉记者,这张照片一排右一是他自己。当时他担任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9兵团第20军58师步兵173团的医务干事。他1929年出生在江苏省泰兴县,抗战时期,还是一名中学生的他在老师的鼓舞下加入地下党组织的 青年解放团 ,之后又参加了新四军。从此以后,封光跟着队伍南征北战,参加了车桥战役、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上海战役等。

  1950年初,封光所在的第20军驻扎在华东一带。当时我们部队被中央军委指定为参加解放 台湾的主力部队,同时还要负责清剿东南沿海一带残留的国民党散匪。有一天,为了纪念这次任务,团里请了摄影干事为部队的全体医务人员拍了这张集体照。 封光说。

  虽然离拍摄时间已经过去了70年,但是画面里每一名军人的形象依然清晰。老人摩挲着照片,一个个指着上面的人念叨着他们的名字。

  入朝参战

  亲历冰雪长津湖战役

  封光告诉记者,合影当中的有些人没多久就牺牲在了抗美援朝战场上。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一个月以后,正在山东驻训的封光所在的部队也迅速乘火车调防,当时战士们还不知道要去哪里。随着列车的行驶,车厢里的气温越来越低,封光心里明白,这是准备去朝鲜了。

  果然,部队在沈阳做短暂停留补充了给养和冬装后,就向朝鲜出发了,因为时间紧急,我们部 队的许多战士还是穿着华东地区的薄衣裤,戴着和这张照片里一样的大檐帽,就进了零下40多摄氏度的朝鲜 。封光说。

  入朝以后,封光所在的部队来到朝鲜东线的长津湖一带作战,说起这段往事,老人显得有些伤感。当时,朝鲜半岛正经历一场强寒流的袭击,强劲的暴风雪呼啸而来。而战场上的对手是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多场恶战的美海军陆战一师。我 们战士身上穿的薄衣服、薄布鞋,这些衣物根本挡不住低温严寒。吃的东西是临时筹集来的熟土豆,但那些土豆在低温下冻得和石头一样硬,咬都咬不动。而我们的敌人配发有厚厚的棉衣和鸭绒睡袋,还可以随时吃到野战炊事车上做好的热饭菜,喝到热可可和咖啡。

  封光在战场抢救伤员时看到,在冰天雪地中,枪栓有时被冻住打不开,扔出的手榴弹炸不响,战士们就用枪托、用刺刀、用石头硬是把敌人赶下去。不少志愿军战士的布鞋与双脚冻在了一起,一脱鞋,脚趾就掉下来了。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战士们没有叫一声苦,没有喊一声累。 我们的战士在前线趴在雪地上,雪在身上冻起来,就像穿了一层厚厚的冰盔甲。在这样的天气里作战,每一刻都是对人意志的考验。这张照片上的好几个战友就牺牲在战斗位置上,成了一座永久的 冰雕 。 这段经历封光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入朝70周年

  最大心愿是和战友重逢

  转业以后,封光先是回到老家泰兴工作,后来因为爱人和孩子在苏州,他就来到了苏州定居。

  随着年龄的增长,封光越来越想念老战友们,经常盯着这张合影一看就是大半天。从朝鲜回国 以后,我又经历了几次人事变动,合影上的老战友也分散在各地,再未谋面。 封光说,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70周年,国家将为志愿军老战士颁发纪念章。他突然有个想法,想趁着自己身体还能动,通过《姑苏晚报》寻找合影上的战友。 但愿大多数战友还健在,我们能见个面,大家聚一聚。如果人不在了,就把老照片再冲印出来,送给他们的后代留个纪念。

   老战友们,你们在哪儿?你们还好吗? 封光抚摸着泛黄的老照片喃喃自语。老人告诉记者,入朝前,他们部队一直驻扎在华东地区,很多战士是从华东地区报名参军的,从朝鲜回国后,仍然驻守在苏浙一带,因此他猜测这些战友的家属很可能还在华东地区居住。

  您是当年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0军58师173团的医疗战士吗?您是他们的后辈亲人吗?或者您了解相关情况吗?如果读者认识照片上的任何一位,请拨打本报热线电话96466,让我们一起帮助老战士封光完成心愿!